这里樾烛。热爱冷坑无法自拔。
挚爱JR

灯火阑珊

此文cp为真吉,人物ooc有。一篇完结,望看客亲们食用愉快~注:这篇使用第一人称,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有不妥的地方请指出来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窗外的蝉鸣声一浪高过一浪,时近正午,店里来了位奇怪的客人。那位客人有着一双很漂亮的翠绿色眼眸,脸上从进门开始便挂着礼貌而疏离的笑容,一个人独自斜坐在咖啡屋的一角,灯光昏黄幽暗,没有点醇厚的咖啡和精致的点心,只有一杯平平淡淡的白开水。虽然奇怪于少年的行径,但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奇怪的人并不少,不是吗?

  我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没有想到,自那天以后,那位少年每几乎每天都来光顾,依旧坐在角落里,依旧什么都不点,只是撑着脸看向窗外。可能是少年来的次数太过频繁,一来二去,我跟他就莫名其妙的熟了起来,也知道了少年的名字唤为泷川吉野。

  吉野很有礼貌,也很有分寸,但跟我聊天时总是不经意间便引用了莎翁的戏剧台词,而比这出现次率还高的,是一个我并不认识的少年,不破真广。聊天时说起陌生人并不礼貌,但我看得出来,吉野,他不是故意的。那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一个已经渗入骨子里的习惯。吉野他自己明显也意识到了,每次说完后,总是一脸无奈的表情,但藏在那表情之下的,是无法言喻的······悲伤。

  “吉野先生,你为什么总是看向窗外呢?”

  “嗯?原来是椎名小姐啊······我只是在看窗户上的花纹而已。”

  “花纹?”

  “对啊,椎名小姐的眼光很好呢,用这么美丽的花纹来装饰。”

  “……可是,吉野先生呐,那只是一块怎么擦都擦不点的污垢啊…”

  “……是吗?还……真的是呢。”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一瞬间,一直被吉野死死压在眼底的那份悲伤,浓郁地,似乎要溢出来。而那份悲伤的尽头,映着一位少年,一位金发红瞳的少年。我感觉我仿佛知道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呐,椎名小姐。”

  “有什么事吗?吉野先生?”

  “您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咖啡屋命名为‘阑珊’呢?”

  “啊……真是狡猾,居然问这么棘手的问题。”

  “嗯?居然有连椎名小姐都答不上来的问题?”

  “当然不是,”我轻笑“时候未到而已。”

  “时候未到?”

  “时候未到。”

   从那天起,不知为何,吉野便没有来过,直到一个月后,我在擦窗户时,吉野又突然出现了,一如既往的坐在角落,只不过,多了一个人而已,一个未见却似曾相识的少年。角落里的两人好像在争执些什么,而那位只在吉野口中出现过的少年不破真广,无论表情多么的不耐,看向吉野的眼神,总是温柔的。“唉……真是羡慕呢。”低低叹了口气,转身继续擦窗户,那块一只擦不掉的污垢,今天竟然擦掉了。窗户上,倒映着两个人的影子,似格格不入,又像,本应如此。

  几个月以后,吉野向我送来火红的请柬时,那深埋在眼底的那处悲伤,早已消失不见。我不由得轻笑出声,当年那个只会在角落里偷偷奢望的少年,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了呢……

  “椎名小姐,阑珊到底什么意思呢?”

  “嘛,吉野先生真要想知道的话,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是时候了。”

   在少年的耳旁耳语了一番,少年听完后,只是惊讶了一瞬间,随即便又恢复了下来。“果然呢,不愧是椎名小姐。”少年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谢谢。”少年的道谢声很小,小到,细不可闻。

   微笑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轻轻摇了下头……阑珊的意义吗……

   阑珊,阑珊。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一念樾烛 | Powered by LOFTER